分类:庆余年

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,留余庆,留余庆,忽遇恩人;幸娘亲,幸娘亲,积得阴功。劝人生,济困扶穷……而谁可知,人生于世,上承余庆,终究却是要自己做出道路抉择,正是所谓岔枝发:东风携云雨,幼藤吐新芽。急催如颦鼓,洗尽茸与华。且待朝阳至,绿遍庭中架。更盼黄叶时,采得数枚瓜。

  • 第十章 第五宗师?-庆余年

    “最后谁赢了?”范闲睁着好奇的眼睛,虽然知道瞎子五竹是个相当厉害的强者,但想不到当年竟然有和如今四大宗师之一的叶流云决斗的经验。   “没有人知道结果,不过应该是战成平手。”费介皱眉道:“听说叶流云回到自己的剑阁之后,曾经蒙着黑布练了半年剑...

  • 第九章 不耻而问-庆余年

    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,年幼的范闲开始跟随从京都来的费老师学习关于毒药的一切知识,偶尔抽空出城,翻山越岭去找那些马钱子、巴巴多斯坚果之类的植物性毒药,还尝遍了各种菌类,肚子疼了无数次,要不是身边有位毒家宗师,只怕早就去了地府。 当然,为了更深入...

  • 第八章 年龄不是问题-庆余年

    范闲没有说话,心里却在盘算着,一向听说自己的父亲司南伯爵很受皇帝陛下信任,所以没有外派地方,而是留在京都里面。   前年京都里政治动荡,不知道有多少王公贵族都在那场政变里死去,最后皇帝陛下牢牢地控制住了局势,血洗了无数王族贵族之家,而自己的...

  • 第七章 坟场-庆余年

    白天的时候,伯爵别府来了位奇怪的先生,递交了名帖之后,得到了老夫人的亲自接见,又不知如何,得到了老夫人的信任,开始担任范家少爷的第二任先生。   丫环们早就把这件事情传开了,都很奇怪,一个头上裹着纱布,看着像老流氓一样的家伙怎么有资格当自家...

  • 第六章 来者是客-庆余年

    瞎子少年微微皱眉,似乎很疑惑面前这个小孩子为什么好象知道自己身份——当年他送襁褓之中的范闲来澹州时,范闲还只有几个月大,应该没有记忆才对——那难道是伯爵府里的老夫人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他?   夜已深了,远处传来几声凄厉的狗叫,不知谁家的主人...

  • 第五章 闷枕-庆余年

    虽然范闲外表只有四岁,但内里却是个成熟的灵魂,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的血光和尸体牢牢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中,所以他一直心中有极大的不安,知道自己这不清不楚的身世,终有一天会给自己带来麻烦。 看来今天这麻烦终于来了。 偷袭没有成功,自然不可能故伎重...

  • 第四章 深夜来客-庆余年

    这个比范闲还要小的小女孩儿,是司南伯爵的亲生女儿,也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,叫做若若。   因为自幼体弱多病,而老夫人又心疼这个孙女,所以一年前就接到澹州来养病。只是养了将近一年,并没有什么起色,头上的头发还是有些稀疏,官宦人家,自然不会缺衣...

  • 第三章 练功与读书-庆余年

    而像范闲这样的初学者,不但没有走火入魔,反而比那些强者们更容易体会到那种玄妙的感觉,则要归功于他的身世和运气。   因为当他开始修炼这种无名真气的时候,寄居的身体还是个婴儿,从母体之中带来的先天之气还没有完全赠还给天地万物,还停留在他的体内...

  • 第二章 无名黄书-庆余年

    他轻轻翻开这本书,翻到第七页,那上面画着一个****的男子,在身体上有些红色的线条似隐非隐,不知道是用什么涂料画成的,竟然让观看的人产生了一种视觉上的错觉,似乎这些线条正在依循着某种方向缓缓流动。   范慎叹了口气,自己的外表只有四岁,所以一向...

  • 七 四大宗师-庆余年

    首先是洪公公,又是一位被阉割的男人,这样的身份实质不好高估。只是从此可以推测,庆国皇宫内必然有培训武学太监的习惯,以备安全所需,而洪公公猜来应该是其中的翘首,但向上之心不死,竟成了一代宗师级高手,可以说心志之坚,令人感叹不已。但为何成为现任...

  • 六 那些老去的母亲-庆余年

    两个国家高高在上的太后,她们的私欲是她们一生唯一赖以生存的信念。同样,她们拥有着这个世间最强大的权力,只是她们懂得怎么利用它。两个太后,她们短视,她们管不了天下的大事,也不愿意管天下疆土的大小,但是她们要的是家庭的安稳。她们只要家庭,不要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