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:枪爷异闻录

  • 枪爷异闻录之《午夜剧场|水下的人》

    事情发生在2004年的冬天,是我和发小的亲身经历,至今仍然让我记忆深刻,那天放学后,我和晓辉在回家的路上打起了雪仗,我们家在北方的农村,每到冬天我们这群孩子就玩疯了,在我们村东头有一条大河,夏天洗澡,冬天滑冰,大人、孩子都爱往这聚.那天我们俩跑过去时发现...

  • 枪爷异闻录之《我的师父阎老九|黑伞女人》

    在我们镇西山上的树林之中,有一处不起眼的小房子,这里晚上很少有人会来,这是我们本地一些善男信女出钱建造的狐仙祠,因为这供的孤仙真的很灵验,帮了很多的人,比时正值午夜,我那不靠谱的师父正站在狐仙祠的后窗外跟屋里的人说着话,我们被困在黄泉森林,他提前...

  • 枪爷异闻录之《午夜剧场|租房》

    枪爷异闻录之《午夜剧场|租房》 这事发生在2017年,那年我在个一线城市稳定了下来,女友也从老家出来投奔我了,女友来了我也不能再住公司宿舍了,就想着租个房子,可房租实在太贵找了很久也没有合适的,后来从一个小广告上看到了一个五环外的老旧小区,价钱还算合适...

  • 枪爷异闻录之《我的师父阎老九|石头人》

    书接前文,那个被打跑的鬼瓢虫没走多久竟然又折返了回来,回来时还带了个新的帮手,一个身体壮硕的大汉,这家伙先不说有什么特殊的妖法,光这体型就不好对付,我和赵八刚放下的心又都提了起来,话虽然说得硬气,但是当那家伙如大象一般冲向我们时,还是把我们吓得连...

  • 枪爷异闻录之《午夜剧场|夜路》

    我以前曾做过两年的长途货车司机,负责云贵一带的货物运输。性格原因吧,我开车特别小心,毕竟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了,虽然跑长途有些累,但是收入还是可以的,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我还是很满意的,可是直到2014年的一个夏天,我遇到了一件怪事后,便决定改行不干...

  • 枪爷异闻录之《我的师父阎老九|鬼瓢虫》

    咱们接着讲,那个阴阳商人杜隆被打败了,变成了一堆碎石,目睹了整场战斗过程的赵八也终于明白了我那隐藏的身份,此时唯一蒙在鼓里的只有我了,放下我们三个人先不说,再说说我们身旁的树干上,那个一直飞在杜隆身边的小瓢虫,这东西见到杜隆被打败后便飞走了因为...

  • 枪爷异闻录之《午夜剧场|诡异的和弦》

    事情发生在五年前,那时我正在个一线城市漂泊着,那里繁华热闹又漂亮,高楼林立可是那些都与我没有关系,我能租得起的地方,也就是个居民楼下的地下室而已,这里阴暗潮湿,只有一张属于我的小床和两把吉他,本以为即便我什么都没有,可我还有梦想,他让我不停的去追逐...

  • 枪爷异闻录之《我的师父阎老九|战神》

    书接上文,我们正讲到在黄泉森林中我们遇到了一个又矮又胖的人类,让我们更加没有想到的是,他竟然从人类逐渐的变成了一个如癞蛤蟆一般的怪物,说实话,看着一个人类一点点的变成了这样,那变化过程对我们来说还是很震撼的,再说那个家伙,变身后竟然自称自己是金...

  • 枪爷异闻录之《我的师父阎老九|阴阳商人》

    咱们接着讲我们进入黄泉森林之后的事,别怪赵八吃惊,我刚听到这些事的时候比他也强不了多少,从他进来后,不知遭了多少罪,本以为阎老九来了就能解決问题了,没想到这一讲问题更严重了,虽然死掉就可以出去了,但是却会被蚕食掉些阳寿,陷入这种死循环当中,看到把...

  • 枪爷异闻录之《午夜剧场|末班车》

    这事发生在半年前,我所工作的城市虽然是省会,但是在全国来说只能算二线而已,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,因为在赶个企划案,我那天工作到很晚才下班,没想到天空却下起了雨,我们单位离公交站大概只有几百米的样子,雨也不算大,我一咬牙就直接跑了过去,不想刚冲出去雨...

  • 枪爷异闻录之《我的师傅阎老九|森林深处》(2)

    我们接着讲那陷入黄泉森林之中的赵八和兰心,这两个人真的是够命苦的,自打进入了森林就开始了他们的亡命之旅,咱们单说此时此刻,两人在不辨方向的丛林中又拼命的狂奔了起来,刚刚打败了一个蝙蝠怪,又出来了一个长着两个脑袋的怪狮子,要说赵八还好一些,毕竟 ...

  • 枪爷异闻录之《我的师傅阎老九|森林深处》

    我们接着讲那陷入黄泉森林之中的赵八和兰心,这两个人真的是够命苦的,自打进入了森林就开始了他们的亡命之旅,咱们单说此时此刻,两人在不辨方向的丛林中又拼命的狂奔了起来,刚刚打败了一个蝙蝠怪,又出来了一个长着两个脑袋的怪狮子,要说赵八还好一些,毕竟 ...